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联通用混改从互联网公司拿到了钱,国企找到了新的资金来源
联通用混改从互联网公司拿到了钱,国企找到了新的资金来源
发布日期:2018-1-15 来源:smartbuildingnt 浏览次数:279

主营业务收入连续下滑 13 个季度之后,联通靠“混改”拿到了它需要的钱。

2017 年 8 月 16 日下午,联通宣布引入 14 个投资方的 780 亿人民币投资,启动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

这是一笔大钱,相当于联通 2016 年手头剩余可用资金的 3 倍多,或者阿里巴巴过去一整年的利润。

为了筹到这样一笔大钱,联通定向增发了相当于股本 40% 的新股,超过年初证监会限定比例一倍。对此,证监会在 20 日发布一则简短的公告称自己“深刻认识和理解中国联通混改对于深化国企改革具有先行先试的重大意义”,对联通“作为个案处理”。

特事特办的还有中国最大四个互联网公司腾讯、阿里、百度、京东。它们一起向这个止不住下滑的公司投资 273.5 亿人民币。


京东第三季度净利润只有 10 亿人民币,花了近 50 亿投资联通。这笔钱来自刘强东个人 100% 控股的公司京东三弘。类似的,百度、腾讯、阿里也没有用主体投资联通。腾讯和百度通过投资产业基金、而阿里创投则是马云个人控股。这样就削减了交易可能对京东上市公司的影响。

说了两年多的国企混改从联通开始,但不会停在联通。太多国企需要新的资金来源。目前中国国企资产收益率已经比 2008 年金融危机还要低,只有民营企业目前的 1/3 多——同样规模的资产,一年的利润只有后者的 1/3。

中国国企和非国企的资产收益率变化。资产回报率是净利润除以净资产,适合评估生产型企业。

2015 年 10 月,国务院下发《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入新的资本发展国企。到 2017 年混改方案逐步公布,国企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2017 年年底,联通混改计划公布后,国资委新闻发言人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第三批混改试点名单已经确定,一共是 31 家,其中中央企业子企业是 10 家,地方国有企业 21 家。三批混改试点加起来一共是 50 家。

这是 2017 年商业大新闻第 5 篇。

联通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制度调整里当最先试点的那一个。

它在成立 23 年里的起落都与政策直接相关。1993 年筹建开始,联通赶上了 中国电信业政企分离、打破垄断,也经历了行政干预 3G、4G 通信网络的起起落落。现在它也和其它运营商一样,成为给互联网公司提供基础服务的“管道”。

在这个需要大量资金才能启动的生意,联通兼并过多个不同的通信业务,尝试过后来被叫停的“中中外”投资模式,也成为数十家赶在中国加入世贸前去香港和纽交所上市的公司之一。如今,联通又成为了央企混合所有制改革中,最早的一个。

它的历史,赶上了过去 23 年间中国的市场增长、国企改革、海外上市、政策变动和互联网颠覆。

联通 1993 年开始组建,中国电信业的监管、政企分离都从此开始

1993 年,苏联解体刚两年,美国运营商 AT&T 为了制作全球通信报告找中国邮电部拿到了一组数据,“截至 1991 年年底,拥有 11 亿人口的中国一共有 850 万条电话线。相当于每 33 个中国家庭拥有一部电话”。

这在当时是个新闻,不是因为中国电话少,而是因为中国邮电部居然向海外公布数据。《纽约时报》为此专门写了篇报道。

那会儿还没有中国移动。中国所有和通信相关的东西,不管是用笔写的信,还是电话、手机、互联网、寻呼机……都在中国邮电部手上。这个局面在 1993 年圣诞前一天改变。

国务院下发 178 号文件,同意电子部、电力部、铁道部组建中国联合通信公司。

从这三个部门的名字也能看出中国经历了多少变化,受命组建联通的这三个部门今天都已经不复存在:电子工业部和邮电部在 1998 年合并成了信产部,又在十年后和多部委合并成今天的工信部。电力工业部和铁道部也在之后二十年里被撤销。

根据国务院的批文,联通是一个需要自负盈亏的国企,要做三个生意:固定电话、移动电话和电信增值业务(主要就是互联网)。当年,全球也只有 3400 万移动电话用户,到 2000 年这个数字会翻 20 倍。

这份批文里还提到一个事情——准入——地方也不可以再成立新公司,自己做通信行业。

中国的移动通信业务正是从地方上开始,1987 年广东省邮电系统完成了广州地区的移动通信设计方案。当年 11 月,广州开通了全国第一台移动电话。

这块业务最终会独立出来去香港上市,然后改名为中国移动,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运营商,也是联通的主要竞争对手。

1994 年 7 月 19 日,中国联通正式成立。不到 3 个月,激烈的竞争开始了。邮电在广东省主导建成了中国第一个覆盖全省的 GSM 数字手机网络。

GSM 是手机以及之后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背后的基础技术,但当时它也刚起步不久。诺基亚 1992 年年底才推出第一款 GSM 手机,售价 700 英镑(约合 11000 人民币,相当于 1993 年中国城市居民平均年工资的三倍多)。

运营商在赚钱之前,首先得建好网络让人用起来。中国联通有一堆牌照,但各部委提供的注册资金加起来只有 13.4 亿,还没有收入来源。

海外资本想进入这个刚起步的新市场,但电信业不允许海外投资。联通采用了“中中外”模式。也就是由联通的关联公司与境外公司合资设立公司,境外公司通过这个合资公司在各地投资建设通信网络,联通与合资公司签订项目合作合同,运营这些建成的通信网络。

通过这种融资模式,联通与来自 11 个国家和地区的电信公司一共签订了 46 个项目的合作合同。根据《财经》杂志当时的统计,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外资对联通通信网络的总投资规模达到 618 亿元。

但是这种模式的合法性模糊,邮电部也曾数次指出这种模式“不规范”。到 1998 年,时任总理朱镕基批示,要求联通“停止执行‘中中外’项目,对合作方的本金予以退还,并适当补偿”。

同时,因为电信业没有颁布明确的网络互通互联政策,联通的手机无法接入邮电当时的电信网络,联通的盈利情况远不如预期。“中中外”带来的资金也没能得到有效运用。

一系列调整后,三大运营商格局在 1999 年出现,联通随后上市并因为政策原因选择了 CDMA

1999 年 8 月,信息产业部彻底叫停了“中中外”项目,要求在 9 月中旬之前将所有的“中中外”项目清理完毕。

这需要向投资方退还本金和一笔不小的补偿金。

据《财经》杂志当时的统计,公司因终止“中中外"项目向投资方退还本金约 100 多亿元人民币,支付补偿金约 40 亿元人民币。

外资退出之后,联通还需要继续筹集资金,建设网络基础设施。

1993 年 7 月,青岛啤酒成为首个同时在 A 股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几个月后上海石化同时在 A 股、香港和纽交所上市,为国企找到了筹钱的新方法,吸引外资投入开发新的市场 。

之后需要资金的大国企都选择去海外上市筹钱。电力、地产、钢铁、石化、航空业的国企一个接一个去港交所敲钟。中国邮政广东和浙江省的移动电话业务也在 1997 年合并去香港上市,这是中国移动的前身,当时的名字还是中国电信(香港)有限责任公司。

还没什么像样业务的中国联通因为邮电系统的政企分离获得了上市的资本。1998 年,同时管着邮政和电信,即监管电信业也经营着电信生意的邮电部消失了,它的企业被分成邮政和电信独立运营,监管那部分成为信息产业部的一部分。

次年,国务院批复《中国电信重组方案》,中国电信移动电话业务(也包括香港上市的那个中国电信)被剥离出来成为中国移动。而当时热门的寻呼机业务被并入联通。联通有了一个持续获得可观收入的部门。2000 年 6 月,联通分别在港交所、纽交所上市,筹集到 60 亿美元。

但当时的趋势已经很明显,手机会彻底取代寻呼机。有了钱的联通开始准备投资建设新的手机网络。它有两个选择,欧洲主导的 GSM 和美国主导的 CDMA。

到 2000 年,诺基亚已经超过摩托罗拉成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制造商,它力推的 GSM 制式网络成为主流。当时的手机还不能访问全功能网站,但已经可以通过第二代 GSM 网络(GPRS)获取数据。中国移动在这个基础上做了彩信、彩铃,并且在准备游戏下载业务。

联通和主导 CDMA 的高通有过一系列商谈,但在 6 月表示要拒绝高通,和中国移动一样选择 GSM,先建 2G 网络,再过渡到当时刚开始讨论的 WCDMA 3G 网络。一位联通高管称“CDMA 网络带宽太窄,联通计划建设 WCDMA 网络”。

但美国政府大力游说。高通董事会成员、老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顾问 Brent Scowcroft 和高通董事长 Irwin Jacobs 在 2000 年 10 月初面见了时任总理朱镕基和和联通董事长杨贤足。一周后联通宣布选择发展 CDMA。

八年后,这个选择变成了一件大事。

3G 时代正式到来,联通高层被撤换,同时丢掉了自己的 CDMA 网络

各自上市获得资本后,日常独立经营的三大运营商开始了激烈的竞争。充话费送手机、20 元流量包月套餐都在那个时候出现。

那也是运营商生意最好的时候,当时手机存在的主要目的还是打电话、发短信,运营商牢牢控制的生意。新增的辅助服务,彩铃、彩信、看新闻、玩游戏……也都要通过运营商完成。手机业的利润都集中在运营商手上。

但 2004 年 5 月,面对当时的过热投资,北京开始收紧投资和贷款。与此同时,电信业竞争对利润的影响也引起了监管的注意,三大运营商的利润增长都远低于国企的平均水平。关于电信业的讨论,从“打破垄断”,变成了“过度竞争”。

2003 年,中国重点国企利润增长率 26%,联通 -10%,移动和电信也是负数

2004 年 11 月 2 日,国资委及中组部和国资委分别在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宣布了三家公司一把手轮换的消息。

王晓初从中国移动调任中国电信董事长、CEO,常小兵接替王建宙出任中国联通董事长。王建宙则从中国联通董事长的职位上去了中国移动。根据《金融时报》当时获得的消息,王建宙没有得到什么提前量。

如果这件事放在美国,就相当于美国政府突然把 AT&T 和 Verizon 的 CEO 对调。这三大运营商的负责人虽然都是香港上市公司高管,但也是副部级干部。

接下来是一系列对调,不同运营商之间、运营商各省公司之间。一系列调任后,竞争有所缓解,联通资金状况开始回升。

运营商一度通信行业里最重要的公司

第二次大调整发生在 2008 年,这一次的的重点,当然是手机。手机、宽带运营商合并。联通再次措手不及。

根据工信部、发改委、财政委联合公布的《关于深化电信体制改革的通告》,这次电信重组是为了“发放三张 3G 牌照,支持形成三家拥有全国性网络资源、实力与规模相对接近、具有全业务经营能力和较强竞争力的市场竞争主体”。

具体的方案,是将行业内的六家公司合并成三家,也就是今天我们所知道的三大运营商。

联通与拥有北方十省固网业务优势的网通合并,铁通并入移动,电信则付出了 600 亿现金,加上中国移动划拨的 500 亿元,买下了中国联通的 CDMA 业务。在第一次电信中重组中拆分出来的卫通,其负责的基础电信业务又并入了中国电信。

联通拿到的是 GSM 基础上的 3G 网络 WCDMA 牌照,已经在欧洲相对成熟。电信接手 CDMA 之后引入它基础上的 CDMA 2000 网络。移动拿到的则是中国自主研发的 TD 牌照,这是当时最不成熟的网络标准。但是移动仍然是用户量最大的一家运营商:拥有 3.9 亿 GSM 用户。

这次行业重组直接打乱了中国联通的计划。当时联通已经在准备 CDMA 的后续网络,它的 GSM 网络还在做,但只有基本的电话功能。2007 年,iPhone 发布,移动互联网成为手机最重要的功能。而联通的 GSM 网络才刚刚开始提供移动做了十几年的 GPRS 2G 数据网络,还不能跨省漫游。

不过最终,这次调整对联通反倒是个好事,在智能手机普及后为联通带来了好几年的好日子。

因为 3G 牌照,联通有过几年好日子

2017 年联通的股东大会上,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表示:“曾经在 3G 时代日子是比较好过的,无论是网络,与其他两家有很大优势。”

联通拿到了最好的一张 3G 牌照 WCDMA。这是中国移动原本计划继续升级上去的网络,但它因为改组被分到了 TD 牌照。

上海联通总经理当时在 2009 年新年全员动员时称:“联通能否翻身,下一轮的发展如何,我们靠的是3G。”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变得比运营商更重要了。大部分海外品牌的手机可以直接用在 WCDMA 网络上。它们可以用同样的硬件,过了工信部的审批就能在联通的网络下用。

移动则不行,TD 当时需要和海外地区发售机型不同的芯片。这对于厂商来说是很大的工程。诺基亚和苹果当时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新手机放到移动的 TD 网络上。

电信也不是 3G 时代的主流。CDMA 虽然是美国主流的移动网络,但电信需要插手机卡,而美国的手机基本都是直接把号码直接写入手机在运营商店里销售。这意味着海外品牌的手机要用电信的网络,也需要重新调整硬件。

中国当时最大的运营商是移动,但是移动没有拿下苹果。

一开始,中国移动表现的很强硬。2008 年 10 月,王建宙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将 iPhone 称作“时尚产品”,他说:“作为 fashional product (时尚产品),iPhone 不是中国移动的唯一选择。”

当时,苹果的中国移动的谈判已经进行了一年多,也一直没有结果。时任中国移动总裁王建宙称与苹果 CEO 史蒂夫·乔布斯,通过电话会议进行过多次接触,中国移动的谈判团队与苹果 COO 蒂姆·库克也有多次面对面谈判。双方始终没有达成共识。

中国移动人士转述苹果的表态称:“所有喜欢 iPhone 的用户都是我(苹果)的用户,不是你(运营商)的用户。因为尽管用户使用运营商的网络,但是所有内容都是在我的网站商店处下载,而且钱都付给了苹果。”

这在当时全球市值最大的运营商看来并不能接受。

2009 年,中国移动的市值是 1995 亿美元,比苹果(1800 亿美元)、三星(1010 亿美元)、诺基亚(472 亿美元)都高。

不只是 iPhone,中国移动在 Android 系统上做了自己的 OMS 系统,通过它销售的手机必须用中国移动自己的 OMS 系统、自己的应用商店(MM 市场)和界面设计元素。

有那么几年,流行的 Android 手机除了三星以外都很难支持移动的号码。红极一时的小米 2011 年开始发手机,到 2013 年才推出支持移动 TD 3G 网络的版本。

三家运营商,只有联通的网络能及时用上新发布的手机。电信要等几个月,移动很可能等不到。

在用户们追逐着最新款手机,而不是运营商的时候,联通拿到了最好的手机。

联通是三家运营商中,第一个愿意以很大的让步引进 iPhone 的。

联通 2009 年谈下 iPhone。一年后赶上 iPhone 4 爆发。2010 年,设计、屏幕大变化的 iPhone 4 在中国成为超级爆款,黄牛每台加价 2000 元,一直这么卖了半年。

联通赶上了中国智能手机第一次大爆发。在 iPhone 在中国发售当年,联通的现金流就翻了 1.1 倍。

4G 到来前,一度移动主要靠非发达省份的基础通信服务获得用户和收入,利润持续下滑。

联通靠 iPhone 翻身的那几年。也是运营商逐渐被架空的几年。曾经运营商有很大一部分收入来自彩铃、阅读、音乐这些增值业务。

王建宙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苹果 iTunes App Store 再厉害也有弱点,即其成交方式是信用卡;而中国内地没这种习惯,大部分普通用户不会这么做,但是中国移动可以从电话费里扣。我们有自己的用户和新战略所在。”

曾经从话费直接扣各项增值业务的包月费用是人们的习惯,但是移动互联网来了之后,运营商提供的就只剩下了流量。

随着智能手机逐渐普及,运营商彻底沦为了管道。

联通在 3G 时代占有的优势也随着 4G 的到来而消失。

运营商不再重要,联通又缺钱了,开始混改

2013 年,移动开始做 4G。联通和移动的运气对调了。

也差不多是从那以后,联通的每个季度的利润增长率都是负的。移动仍然是用户最多的运营商。4G 的两个牌照,TD-LTE 和 LTE FDD。FDD 是全球主流,在联通的计划中。但由于芯片厂商的支持,主流厂商的手机已经可以第一时间支持 TD 网络。

同时,政策也向移动倾斜了。2013 年年底,工信部正式发放 4G 牌照,但三家运营商拿到的都是 TD-LTE,这不是电信和联通准备用的网络。与之对比的是移动已经在全国建设了 2.2 万个基站。三星、华为等公司也为 4G 成立了专门团队。

2013 年 7 月,中国移动的 TD-LTE 无线主设备招标达到了 20.7 万台基站、200 多亿元的投资规模,甚至超过了日本软银。

没了机型问题的中国移动在 2014 年同步发售 iPhone 6,经过 6 年的谈判,移动拿下了苹果。那正好是 iPhone 历史上销量最好的一代。用户又回到了移动。

直到 2015 年 2 月,工信部才正式发 LTE FDD 牌照给联通和电信。

与此同时,是运营商本身没那么重要了。

2010 年中国移动的数据显示:至少在广东,40%左右的数据流量都来自腾讯一家公司,但中国移动并没有因此从腾讯那里获得额外分成。

2012 年,移动总裁李跃曾公开表示,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运营商原来的短信、语音、国际电话业务都受到了很大挑战,更直接指出腾讯,说 QQ 占用运营商信令资源非常大,原来的一些机制不太适合传统运营商的网络设计。

到今天微信的用户已经覆盖了几乎所有的手机用户,腾讯的市值是中国移动的两倍以上。

腾讯现在甚至威胁到了最基本的通话业务。2017 年腾讯在其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微信每天成功通话次数达到 2.05 亿次,平均到每个用户,每月会通话 19 次、每月时长 139 分钟。

运营商能卖的只有流量。而业绩远不如中国移动的联通就更惨了。

为了解决亏损和 4G 落后的问题。 2015 年,三大运营商再次对调高管。

中国联通更换一把手的消息是最早宣布的,原中国电信董事长王晓初被调往中国联通出任董事长。之后宣布的消息是联通和电信一把手互换,中国移动董事长常小兵被调往中国电信,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退休,原工信部副部长尚冰接任中国移动董事长。

三个消息相继放出,前后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但互换一把手也没刹住联通的颓势。

2017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的 4G 用户数是联通的 4.3 倍,固定宽带用户数是联通的 1.2 倍。

需要大量资金、扭转亏损的联通,又一次成为了国企改革的试点。

2017 年热闹了大半年,最终出炉的混改方案里,联通集团合计持有 36.67%的股份,算上中国人寿占有的 10.22% 股份,国有资本仍拥有超过 50%的股权,腾讯、百度、阿里、京东、光启、苏宁等民营资本,共占有 35.2%的股权。

国资还是主导,以及虽然入股的几个互联网公司占有少数董事会席位,但它们之间有竞争。此外,就像两次高层互换一样,三大运营商虽然都是上市公司,但历次运营商负责人任命、薪酬激励机制调整、业务互换都和董事会没什么关系。

经过这一次,联通筹集到了 780 亿元。证监会也为其开了绿灯。

在混改的钱到来之前,几乎所有有规模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和联通合作上网卡。为了针对日益增加的定制手机卡用户,联通还成立了腾讯、阿里运营中心。仅腾讯大王卡一家,就为联通带来了 5000 万新用户。联通通过腾讯获得一个用户的成本比传统渠道减半。

根据联通财报,从 2017 年第二季度开始,投资担保金已经陆续到来。

到 10 月底,混改的战略投资现金认购已经完成。

虽然没能打败互联网公司,但联通还是拿到了钱。

联通的现金变化:2000 年的高点是上市;2004 年高层对调后竞争放缓,资金恢复增长;2010 年联通靠 3G 和 iPhone 4 销售拿到大笔资金;2014 年之后因为移动 4G 下滑;最近两个季度,混改融资的保证金陆续到来。
网站首页 - 研究所介绍 - 新闻中心 - 科技创新 - 合作交流 - 聚集企业 - 创业大赛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