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智慧城市发展观-科技企业家的探索
智慧城市发展观-科技企业家的探索
发布日期:2018-3-19 来源:smartbuildingnt 浏览次数:253
到了2020年,世界上每个人每秒将创造7 MB的数据。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已经创造了比人类历史上更多的数据。大数据席卷全球,并且没有放缓的迹象。人们可能会想,“大数据产业从哪里开始?”以下有10个大数据预测可以回答这个有趣的问题。



旧金山湾区曾是一片乐土,这里创造了大量的财富和创新成果,但现在却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

越来越高的住房成本让教师和厨师等职业退出了这片区域;这里的收入不平等最为严重;无家可归的危机似乎从未消退过;交通一片混乱;天气不好的时候,运输也一塌糊涂;地方政府也陷入了种种矛盾之中。

显然,该地区尚未得到优化。

Ben Huh说,“以后这里的情况会好起来的。这里有数不尽的财富,数不尽的发展机会。”Ben Huh于2016年搬到旧金山,此前他在西雅图经营了一个名为“Cheezburger”的博客帝国,他十分看好旧金山的发展潜力。

对于旧金山的发展鸿沟,该地区应该如何运行其城市功能,以及开发商和工程师们应该如何运作的,许多人都热衷于同样的想法:如果让那些设计电路和社交网络的人来建造城市呢?在全新的地方,从零开始,从过去失败的政策中解放出来。

Huh组织开展了一个项目,该项目由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启动,旨在探索如何创建新型城市。数百人申请参与该项目,希望能够共同完成这个“终极全面建设”项目。去年10月,Alphabet旗下的Sidewalk Labs公司宣布与多伦多一家政府机构合作,共同建设多伦多,实现该地区的互联网化。

对一些科技行业的人来说,不管是亚利桑那州提出的“智慧城市”,还是内华达州的比特币土地争夺战,或者是宏都拉斯的经济特区,都能引起他们的兴趣——曾经幻想的城市已经逐渐变成现实。他们梦想着建立一个乌托邦世界,这里有无人驾驶汽车,独特的财产所有权模型,3D打印的房子和在几天内就能组装好的摩天大楼。

虽然一些城市规划者对此不屑一顾,但事实是,美国的城市总带有一点幻想的色彩,无论是那些设计曼哈顿街道电网的人,还是那些设计出金门大桥的人。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Paul Romer曾在TED中分享过他的观点,他提出的“宪章城市”影响了很多科技企业家,“是什么样的人会有如此惊人的幻想?这些人现在在哪里?可能普通人对科技企业家的了解得并不多,他们是一群能抛开世俗的限制,大胆地进行设想的人。”

科技企业家的兴趣产生是有一定逻辑的。科技行业能够将我们熟悉的物件加以升级——更便宜的手机,更小的电脑,更快的芯片。但旧金山等城市似乎并没有完成升级。借用当代顶尖城市经济学家Ed Glaeser在《城市的胜利》中提到的一句话:城市是我们最伟大的发明,并且我们应该不断改造城市。

这些科技企业家认为他们提出的城市发展想法并不夸张,想想Elon Musk,他已经准备好要向太空发射火箭,还要打通地下隧道让超级高铁成为现实。

27岁的JD Ross是“Opendoor”购房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投资者认为该公司的价值已经超过了十亿美元。JD Ross提到:“现在有很多人已经见识过一些成功的想法了,‘那么,我该怎么做才能让我的想法更胜一筹呢?有什么想法比创办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更远大呢?’每个人手机上都有主屏幕(home screen),每个应用程序都有home键,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应该有自己的home。”

对于规划师和建筑师来说,科技企业家提出的问题太过天真,他们把政治问题当成了工程难题。

乌托邦式的城市建设计划很少成功。规划师和建筑师认为,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修复我们已经拥有的城市,而不是去寻找新的城市。

一些参与研究城市问题的人也很难判断这些科技企业家看待问题和看待世界的方式是否可行。

2015年,Huh从Cheezburger辞职后去了克罗地亚港口城市杜布罗夫尼克(Dubrovnik)。在这座旧城里,他看到美国人从船上下来,沿着古老的建筑和狭窄的街道慢慢参观。

Huh先生和许多在国外学习后归国的城市规划专业学生一样,他们都发现:美国人喜欢这样的城市环境,但是我们不可能在建造这样的城市。于是,我们鼓励城市扩张,减少人口密度,设计更多的汽车。我们还将这种模式出口到世界各地。

Huh先生和其他科技企业家描述的城市模型与许多城市主义者所想的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想要客服邻避主义(强烈反对在自己住处附近设立任何有危险性事物)和减少使用私家车;他们想要创建适合步行的社区,尽管周围的环线交通速度比任何子弹头列车都要快;他们对经济适用房十分关注,尽管经济适用房短缺对他们来说更像是一种技术问题,而非政策问题,他们认为通过更好的建筑技术就能解决这一问题。

Huh先生认为:“我们没有改善基础设施和社会的基本格局。”他指着他的笔记本电脑补充道,“我们只是改善了新的事物,但我们并没有改善旧的事物。”

在思考如何改善过去的旧事物的时候,科技企业家们提出了“基本原则”,这一概念表明,历史经验和传统的专业知识会阻碍创新。

这种方法以前也奏效过。如果Travis Kalanick研究的是世界各地监管出租车的方式,那么优步就不会存在;而Uber提供的服务则是与城市规则相悖,但却改变了数百万人的出行方式。

Huh先生和其他科技企业家还在不断思考:建设一个城市要花多少钱?为什么不能在几天内建造一座摩天大楼?一整本和城市有关的规则能否缩成一百页以内?

这反过来又导致了截然不同的结论。

Jonathan Swanson是“图钉”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将消费者与油漆工、婚礼司仪这类专业人员联系在一起。他说,“打个比方,人类目前生活的城市就像当初我们使用的翻盖手机一样,而在距离该市几百公里之外的旧金山就像是iPhone X一样,那么,生活在该市的人们就会希望城市进行升级。”因此,一个新的城市会使很多没有生活在那里的人受益。

Swanson说,“如果存在竞争,那么我们可以选择iOS或者Android,选择Lyft或者Uber;如果没有竞争,我们就只能选择像康卡斯特或D.M.V.这样的城市。”

人与人的交流,思想与思想的碰撞是关键

城市的发展主线贯穿历史,这不仅关乎城市历史,也关乎科技自身的历史。在20世纪60年代,正如Hubert Humphrey所言,人们同样相信,“我们既然有能够将人类送上月球的技术,那么我们也可以有能够完善我们城市的技术。”

当时,NASA与住房和城市发展部就“城市控制系统”进行了合作。月球着陆模拟器是用来研究城市环境的。一些公司也承诺要开始建设太空时代的城市。

设计师兼伯克利教授Nicholas de Monchaux在《Spacesuit》一书中描述了这段历史:“我们很容易就能感受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说,通过技术来优化城市的方案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失败了,放在现在也不会成功。技术只是有助于减少交通压力,让你更快回到家中。“但是一个城市的基本水平并不是最优的。”一个城市的发展动力来自于它目前的低效率,来自人们和思想产生的难以预测的碰撞。

城市优化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清楚。技术专家认为城市优化后会变得“繁荣昌盛”,人们会过上“品质生活”。但城市内部的情况却无法实现技术专家所提到的目标。如果想要更多的经济适用房,那么就可能会让现在的城市变得更加拥挤。如果想要让每个家庭都能晒到阳光,那么就可能会让城市的密度变小,这反而会导致餐馆和公共交通数量和种类的减少。



这些权衡取舍需要政治选择。因此,希望避开政治的技术专家们肯定会再次遇到这些问题。

在众多城市科技企业家中,Sidewalk Labs所做的工作似乎是最贴近现实的。该公司由前纽约副市长Dan Doctoroff负责运营,在经过一年的研究后得出结论,真正的创新不能只靠空想,而是要依靠实干。

由于现在的城市已经有太多的人或建筑物,所以很难在城市中安装新的能源网,也难以预测颁布私家车禁令后会有什么后果。Doctoroff说,如果想找一个偏远的、独立的城市来进行这些工作也是不可行的,因为人们根本不会搬到那里去。

Doctoroff说:“智慧城市运动并没有带来令人满意的结果,其原因一方面在于很难在传统的城市环境中完成新的建设项目,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尊重城市的传统。”



多伦多智慧社区试点项目

Sidewalk Labs一直在多伦多探索城市的发展方案。这里有一片未得到充分利用的海滨地区,800英亩的面积还达不到一个大城市的规模,但Sidewalk Labs却可以在这里重新构想如何发展无人驾驶汽车,可以任意组合的建筑,可以让机器人运送东西和垃圾的地下通道。

Huh并没有提到Y Combinator最终会采用什么形式来实施项目。目前该组织还没有宣布实施项目的地点和合作的政府。不过,Huh提到他们正在不断努力,为该项目做准备。Y Combinator相信,只要解决了经济适用房的问题,其他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未来,科技的最大影响力既不会来自像超级地铁这样的新事物,也不会在北美的城市有太多反响;科技的最大影响力可能会源自一些发展中国家。因为在发展中国家,一些经济学家十分看好那些潜在的城市建设者,并且希望科技能够实现其雄心壮志。

27岁的企业家Ross仍在不断思考着智慧城市发展的正确目标。

他说:“我打算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投入1亿美元。”他坐在旧金山的某个咖啡馆里。旧金山现在到处都是起重机,但这座城市的升级改造进度却比他想象的要慢得多。

他说:“花钱促进城市升级可比花钱买一辆布加迪好多了。”

(来源:全球智慧城市联盟)

网站首页 - 研究所介绍 - 新闻中心 - 科技创新 - 合作交流 - 聚集企业 - 创业大赛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