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访】皮埃罗·斯加鲁菲:人工智能并不“智能”(上)
【专访】皮埃罗·斯加鲁菲:人工智能并不“智能”(上)
发布日期:2018-8-6 来源:smartbuildingnt 浏览次数:60


    尼
采说,人只是动物与“超人”之间的一座桥梁。确实,没有证据表明,人就是进化的终极形 态。在人工智能显示出足够的“智能”之前,没人会关心“超人”是谁,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会不会取代人类?而今天,随着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这种担心似 乎已经不再是杞人忧天式的无端思虑。
     1983年,美国数学家弗诺·文奇(VernorVinge)提出技术奇点(Technological Singularity)的概念。他将技术奇点定义为人工智能超过人类智力极限的时间点,在那一时刻以后,世界的发展将会超出人类的理解范畴。机器越来越聪明是不争的事实,那么有一天,它们真的
会超越人类吗?很多人,包括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詹姆斯·巴拉特(James Barrat)等在内的科学家、企业家、作家,都把人工智能的发展视为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一大威胁。

其中,巴拉特就通用智能(AGI)的实现时间曾做过一次调查,有42%的人认为会是2030年,25%的人认为会是2050年,20%的人认为会是2100年,只有2%的被调查者认为无法实现。在巴拉特看来,现在人类就像一群摆弄着一颗危险炸弹的无知孩童。即便是出于好意而创造的人工智能,仍有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可能倾向。

针对目前世界各地火爆的对技术奇点的担忧,全球人工智能及认知科学专家皮埃罗·斯加鲁菲(PieroScaruffi)在接受《中国经济报告》的采访时进行了有力反驳。他认为,人工智能仍处于“石器时代”。相比之下,人们更应该担心生物技术,而不是人工智能。

 

依据历史作判断

 

中国经济报告: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在担心人工智能的过度发展、技术奇点的到来,比如霍金、马斯克等,你为什么觉得他们的认识是错误的?

皮埃罗·斯加鲁菲:首先,我想知道他们所说的“人工智能”是什么,定义的边界在哪里?这个词在今天如此受欢迎,与其边界定义模糊,带给人诸多想象有关。如果他们只是在谈论一般的技术,那么这类人应该还有很多。

我所知道的人工智能是计算数学(Computational  Mathematics)的一个分支。数学才是它真正的本源所在。而且这一点也不难。与我的大学论文所研究的理论物理方程相比,计算数学并没有那么复杂。

这种对人工智能的担忧由来已久,至少可以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从那时起,哲学家、社会学家等,就已经在警告人类——技术有危险。无论是核能还是计算机,我们调动和使用技术的方式都存在危险。为什么我们应该更加担心人工智能,而不是核武器或是控制全球金融市场的那些极其传统、甚至有些愚蠢的计算机网络?在我看来,人工智能是一个非常迷人的研究领域,是计算数学的一个分支,然而不幸的是,它的发展仍处于“石器时代”,人类要见证机器超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还很遥远。

我认识的人工智能从业者每天都在调整公式和软件代码。这与好莱坞电影里展示的情况有天壤之别。我认为埃隆·马斯克等人所作的判断都是基于好莱坞电影里的那种人工智能,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人工智能——一种我认为它并不存在,或者说不会很快出现的人工智能。我认为,埃隆·马斯克应该更担心生物技术而不是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才是现阶段影响人类最大的学科,过去两年风行的CRISPR和TALEN都为基因编辑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它们可以编辑基因,甚至“设计”婴儿。人工智能技术无法与基因编辑相比,整体上也没有达到生物技术的进步程度。如果你不得不害怕技术,那你应该害怕生物技术。我是历史主义者,不是未来主义者。所以,我喜欢依据事实作出判断,而不是幻想。

中国经济报告:你何以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仍处于“石器时代”?

皮埃罗·斯加鲁菲:对比同时间段的遗传学、电力、医药、通讯等技术的突破性发展,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其实很慢。这主要是因为三个因素:第一,我们需要训练人工智能的神经网络,所以我们需要有非常大的数据集;第二,我们需要运行多层神经网络,所以我们需要拥有运行快速且价格合理的处理器;第三,一家大公司(世界上估值数一数二的公司)需要为人工智能做很多公关。

当然,你可能会觉得现在科学技术正在加速发展,所有这些对人工智能来说都很棒。我非常高兴有很多优秀的学生选择进入这个领域学习,这与10年前有很大不同。这是一门可以在很多领域提供解决方案的学科,可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

 

人工智能还不够智能

 

中国经济报告:你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很慢。那么,客观来讲,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皮埃罗·斯加鲁菲:人工智能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常识,因此不能被信任。人们已经花了几十年去尝试解决这个问题,可能我们的方法用错了。现在所有的重点都在深度学习,但深度学习不能获取常识。深度学习只是收集许许多多的数据,基本上做的是统计工作。

比如,你给人工智能展示一朵花,它能识别,并知道这代表美好。但如果一朵花出现在一个马戏团成员的脑袋上,这很可能是一朵假花,这个人可能是个小丑,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常识,但却是人工智能不知道的事情。因此机器人在工厂里可能没问题,只是做些标准化的动作,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弄坏一台机器,但如果把它放在拥挤的商场中,它就有可能会伤到儿童。

中国经济报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现在的人工智能根本就不“智能”?

皮埃罗·斯加鲁菲:有时候,机器的行为看起来很聪明,这是因为在我们构建的环境结构中,即使白痴也可以完成了不起的工作。事实上,你甚至不需要有人在那里。如果让达·芬奇穿越到现代,看到日本高度自动化的地铁,他可能会认为这些列车具有强大的智能。但真正的智能,是让列车可以高度自主运行的地铁构建方式。当你看到自动驾驶汽车时,你不应该拍摄汽车的照片,而应该拍摄沥青上的白线。有人已经标出了道路、张贴了标志并创建了GPS系统,以便自动驾驶汽车可以从A点开到B点。

中国经济报告:在你看来,我们离真正的智能机器有多远?抑或这仅仅是一个错误的问题?

皮埃罗·斯加鲁菲:是的,这是一个错误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我的新书命名为《智能非人工也》( Intelligence isnot Artificial )。如果一门学科能够建立一个智能的存在,它将是生物技术,听起来这二者似乎真的很接近。

我认为机器是有用的,而不是智能的。它们可以模拟人脑的许多方面,而且在非常狭窄的细分领域里——从钟表到下围棋的阿尔法零——它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可以将许多应用程序组合在一起,得到相当于通用智能的功能,但对我来说,它仍然不是智能。

中国经济报告:既然承认目前技术上的局限性,那么未来被人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是否只能成为人类的工具

皮埃罗·斯加鲁菲:人类很需要这些可以成为工具的人工智能,它们可以比成千上万的人力更有效率,这是人类历史文明的一部分。只是,我希望人类可以通过使用这些新工具而变得更加聪明,但是我比较担心人类会因此变得更加“愚蠢”。我更担心只会下围棋的人工智能在面对环境污染、气候变化、资源衰竭时的无力感,担心技术驱动下的过度消费会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以及在信息过载和便捷体系下,人们习惯于浅层的大脑分析,这时更深层次的知识结构体系就会变得无关紧要。当下,数字媒体的精准推送在塑造我们的认知,智能搜索和智能硬件让需要记忆、学习的技能变得多余。很多时候,我们不需要思考现象和工具背后的“为什么”,只需要“一键启动”的傻瓜功能。人类的创造力或许正在丧失。

中国经济报告:那么,随着机器的发展,它是否会取代我们的工作,造成大规模失业?

皮埃罗·斯加鲁菲:我对此持较为乐观的态度。从我的观察看,机器人使用程度最高的美国、德国、日本等国,同时也是失业率最低的国家。我相信,人工智能时代所创造的工作要远远多于并且优于其所摧毁的工作。以软件工程师为例,在电脑发明后的70年中,这一职位的人才仍然不足,硅谷正在从世界各地引进工程师,薪水也在不断上涨。与其担心失业问题,不如提前计划,培养未来的工人,而不是过去的工人。未来,新技术将创造数百种新工作,只是现在我们还无法准确预料到所有的工种。20年前,由于智能手机不存在,也就不存在智能手机工程师,而现在这已然是个热门职业了。

背景资料:

皮 埃罗·斯加鲁菲(PieroScaruffi)是全球人工智能及认知科学专家,被誉为“硅谷精神布道师”,是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客座教 授。早在1983年,他就来到硅谷担任工程师,同时也是硅谷人工智能研究所(SVAIRI)的创始人。他长期从事人工智能研究和互联网设计,见证了硅谷 30年的兴盛过程,职业生涯横跨硅谷产、学、研三界。皮埃罗的很多观点都产生了深远影响,他的个人新闻网站早在2006年就被《纽约时报》评价为“史上最 伟大的网站”。他所著《硅谷百年史——伟大的科技创新与创业历程(1900-2013)》,被亚马逊评为“人生必读100本书”,被新华网评选为 “2014年度中国影响力图书”。他还在硅谷创办了最有影响力的三大节日之一——跨界LASER(激光)节。

皮 埃罗的 LASER活动与真正的激光无关,而是指莱昂纳多艺术与科学晚会,融汇了生活、艺术、科学和技术。当活动举行时,最优秀的一些艺术家、发明家、科学家、学 者和思想家汇聚一堂,就各种各样的话题进行非正式陈述和对话。令人耳目一新的是,这不是一场说教式的沉闷讲座。相反,上百名学者和思想家集思广益、激荡思 想、热烈讨论,地点从演讲大厅到北加州柔和的星空下⋯⋯这些对话从未停止。

例如,在斯坦福大学举行的最近一次的LASER活动,就讨论了新闻业、计算机视觉、千禧一代通过互联网建立离线生活的未来,并谈到了“咆哮”是不是一种有效的沟通手段。
(摘自中国经济报告

网站首页 - 研究所介绍 - 新闻中心 - 科技创新 - 合作交流 - 聚集企业 - 创业大赛
版权所有